实践基地 | 基地简介 | 基地建设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学术交流
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十七届海峡两岸家庭教育
           清华大学薛克宗教授做客淮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科院院士祝世宁淮师做学
           南师马宏佳教授淮师谈化学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科学院杨超研究员应邀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科院院士朱道本在淮师谈
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代著名作家叶兆言先生来
           哈工大吴从炘教授来淮师作
           著名学者萧兵与文学院师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首师大王尚志教授谈大学中

当代著名作家叶兆言先生来淮谈写作


(记者 盛亭亭 刘蒙蒙)“在我开始写作的第一天,我就在担心有一天我的创作灵感枯竭,但每个创作者都会有这样的一天,我能做的只是让这一天来的迟一些。”4月26日下午,在图书馆多功能报告厅,江苏省作协副主席、当代著名作家叶兆言先生作客翔宇论坛,在讲座中他如此坦诚地对大家说到。叶兆言先生以“写作——生命的摆渡”为题,漫谈多年来自己的创作经验,文学院院长施军主持本次论坛。 叶兆言的祖父是中国文学元老叶圣陶先生,父亲叶至诚曾任江苏省文联创作委员会副主任,正如他自己所说,他的家庭给了他太多理由从事写作这个行当。多年来他一直甘于寂寞,始终沉浸于文学创作,《一九三七年的爱情》、《花煞》、《花影》、《小杜向往的浪漫生活》等数十部作品相继面世,其中《追月楼》获得了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、江苏文学艺术奖。

  所有好的文学作品都应该坚定地反对庸俗

  叶兆言先生举了四个例子来解释他的文学观,鲁迅以笔为武器,革命斗争,拯救国民;巴金强调内心的感受;高晓生说写作是“好玩儿”的;他的好友余华曾惊叹“世界上竟有写作这样好的事情!”叶兆言先生表示,虽然这四位作家实现写作的路径和表达写作的方式都不尽相同,但他们都看到了写作的真谛,写作始终令他们快乐。他说,好的写作者是应该让自己的文字通俗化的,为大众所接受,但所有好的文学作品都应该坚定地反对庸俗。“现在很多人对文学本身没有兴趣,感兴趣的只是对文学作品的结论。”叶兆言先生回忆在他读书的时候,全国学生掀起一阵阅读写作热,写小说几乎成了“全民运动”,每一个大学生都会对写小说抱有极大的热忱,而现在很多人都对写作失去了热情。

    如果不让我写,我就会疯掉        

  在与同学们沟通中他说,写作就是把我们大脑里的胡思乱想用文字固定下来,写作不需要选一个好日子,想写就写,文学就像青春痘,到了该长出来的时候就让它长出来。那么如何提高写作者的幸福感呢?他说,如果你是坚定地爱着它,你就会快乐,写作于我而言就像初恋,面对它我总是欣喜激动,如果不让我写,我就会疯掉,才华不重要,机会不重要,如果你不爱它,就算你凭写作抱得大名你也不会快乐。

  叶兆言先生告诉大家,一个喜欢写作的人能够以写作为生,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福的人。他说,写作是很脆弱的,就像一个弱女子,对环境要求极高,我们这一代作家相比于我的祖父、父亲两代作家有一个安定的创作环境,所以我们没有理由说时代环境不适合写作,但写作是一件你永远都不可能做好的事情,在我开始写作的第一天,我就在担心有一天我的创作灵感枯竭,但每个创作者都会有这样的一天,我能做的只是让这一天来的迟一些。

  叶兆言先生出生于书香世家,祖孙三代都从事写作,从他的讲座中我们能够明显感受到家庭对他的熏陶,他从祖父叶圣陶、父亲叶至诚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满腹书香、一身诗意,更有文人的淡泊儒雅、谦逊坦诚,还有对写作深深地热爱。


淮阴师范学院教师教育技能实训中心